学龙网,快速且全面的体育新闻和赛事资讯报道网,主要有以下栏目:热门资讯、NBA资讯、国际足球、篮球世界杯、足球世界杯、世界女子排球、电子竞技、综合体育以及汽车资讯与网友讨论等等信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学龙网 - 专业的体育资讯报道网站.英超欧冠NBA这里都有讨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德甲 > 多特新闻 >

多特如何在德国领导足球同极端右倾主义作斗争

时间:2020-08-01 09:11人气:来源: 学龙网

  当你站立在南看台上,置身于嘈杂又热烈的黄黑之墙中,你会听见以这样一首歌。“修一条电车,从盖尔森基兴通到奥斯维辛”,它这样唱。而盖尔森基兴,正是黄黑军团的死敌——沙尔克04的大本营。即便这么多年过去,那首唱着要把沙尔克的支持者送到奥斯维辛,送到那个臭名昭著的二战期间纳粹犹太人的地方的歌,至今还在Lörcher脑海中不断盘旋。

  这也是Lörcher积极投身于创新教育项目,带多特球迷参观奥斯维辛以及布雷林卡这类二战集中营的原因。从1933年至1945年,德国处于希特勒统治期间,纳粹使用东欧和中欧的集中营网络杀死了约600万的犹太人和数百万的其他民族的受害者据Lörcher回忆,反犹太主义的歌和针对黑人球员的“猴子圣歌”(模仿猴子或猿的叫声动作,种族歧视和诽谤行为)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并不罕见,但他也认为,正是在那一时期,足球开始意识到有根深蒂固的仇恨根植在这项运动之中。

  在多特蒙德这样的俱乐部,是球迷们扛起了反对种族主义的大旗,他们与俱乐部合作根除了贯穿整个80年代存在于球迷之中的极右分子。“80年代末90年代初。足球流氓运动在德国势头强劲。”Lörcher,这位前激进球迷分子,现在的俱乐部球迷联络官,这样告诉CNN。“2000年初,激进分子运动开始改变。这些激进球迷开始关注什么内容才是球迷们适合在看台上唱的,同样也开始讨论一些应该被使用在其中的词汇。”

  去年1月,法兰克福主席PeterFischer誓止任何极右翼德意志党(AfD)的支持者成为俱乐部的会员,作为回应,AfD随后也对Fischer就这一行为提出法律指控。

  同样的,云达不莱梅CEOHubertusHess-Grunewald也批评了AfD,并明确表示为这派投票的行为与俱乐部价值观不相符。

  AfD一直否认该党是个反犹太人主义和反伊斯兰党的指控,他们在2017年的联邦选举中赢得了12.6%的选票,最终让92名成员走进联邦议会的大厅,成为近60年来第一个进入议会的极右翼政党。20世纪8、90年代,俱乐部吸引了一大批极右翼支持者,其中就包括声名狼藉的Borussenfront成员,后者也是德国最恐怖的流氓组织之一。

  Lörcher是一个帮助球迷了解大恐怖之处的新项目的核心人员,自2001年启动至今,项目会带球迷们前往集中营参观,那就是过去那些同出于多特蒙德的犹太人被杀害的地方。到目前为止,项目已经带球迷去过Auschwitz、Majdanek、Belzec、Treblinka以及当时被纳粹占领的波兰小镇Zamosc,多特蒙德很多犹太家庭被捕后就被运往那里。这也是Lörcher有时不得不拒绝一些人申请的原因,球迷越来越倾向于了解这些,上涨的需求导致经常出现120个人申请30-35个项目体验资格的局面。

  多特蒙德坐落在鲁尔区的中心地带,也是德国的锈带地区(从前工业繁盛而如今走向衰落的地区)。这里长期以来就是极右分子的重情之所,朝圣之地。“就城市而言,地区而言,历史而言,投票方式而言,人们更倾向于投票选举极右翼政党。我不是说例,而是概率上,这的确比大城市容易发生,这就是多特蒙德存在的现实。“这也是使得和年轻人一起的社会工作变得更加重要的原因。多特蒙德站在反种族主义的对立面,也站在反歧视,尤其是反犹太主义,反恐同,反性别歧视的对立面。他们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在不久以前,南看台上还唱着放在现在不会被接受的曲子,但现在这种情况完全不同了。原因就是一部分曾经决定参与其中的人醒悟了过来,然后决定将这一切终结。”

  这位推主据称是柏林联合的球迷,他告诉Cohen,“你应该消失在密室里”,这里的密室指的是大期间纳粹用于犹太人的毒气室。

  这条推特发布于Cohen被罚出场后,那场比赛最终英戈尔斯塔特以0-2输给了柏林联合,随后柏林联合,德足协以及以色列驻德国大使Issacharoff对此表示谴责。而同一周的周末还发生了另一件事,第四级别联赛俱乐部clubChemnitzerFC允许支持者向近期去世的一个著名纳粹分子球迷致敬,这同样引来了众怒。随后该俱乐部在一份声明里表示:“Chemnitz是一个开放、宽容、和平的城市,我们坚决与一切种族主义及右翼的宣言和活动保持距离。”而据德国警方表示,这些活动发生的背景,是去年针对犹太人的犯罪活动上升了将近10%。“总的来说,现在的情况比2、30年前要好得多。这得归功于极端球迷运动和球迷自发的积极行为。”Tamsut告诉CNN。“但反犹太主义在德国社会正在慢慢旧态复萌,这肯定又会对局势造成新的影响。”“在德甲,你可能感受不到什么反犹情绪,但在一些低级别联赛…故事可能就是另外一个版本了。”‘身份’CNN对包括德国在内的英国,瑞典,波兰,法国,匈牙利,澳大利亚七个欧洲国家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反犹太主义盛行。

  根据Gunnewig的说法,在1933年至1945年期间,约有6600人被关押在这里,其中许多人遭受了酷刑,或从监狱被送往集中营。“人们知道奥斯维辛的名字,知道有600万犹太人被谋杀,但对大多数人而言,大的细节还像是一张白纸,他们一无所知,甚至其中还包括一些老师。”

  据Gunnewig说,1933年纳粹刚上台执政的时候大约有4500名犹太人生活在多特蒙德,而在二战结束时,这个数字锐减到100人。

  对那些人来说,对大多数人来说,身份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我们在过去几年中成功使这个国家社会主义的过去和大成为这地方历史的一部分,这也是许多人身份的一部分。

  “这不仅关系到这些人的历史和身份,关系到很多人同新纳粹分子的斗争,也关系到那些体育场内的球迷,特别是在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右翼分子一度十分强大并在威斯特占据一席之地,但幸运的是,一切终于在过去的时间里,过去的努力里,得到了改变。 ”



本类导航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