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龙网,快速且全面的体育新闻和赛事资讯报道网,主要有以下栏目:热门资讯、NBA资讯、国际足球、篮球世界杯、足球世界杯、世界女子排球、电子竞技、综合体育以及汽车资讯与网友讨论等等信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学龙网 - 专业的体育资讯报道网站.英超欧冠NBA这里都有讨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西甲 > 皇马新闻 >

【玫瑰花园-翻译】波特兰媒体是如何报道三千公里外的开拓者的

时间:2020-08-16 09:43人气:来源: 学龙网

  在一场普通的比赛之后,波特兰开拓者的特约撰稿人 Casey Holdahl 会在室里转来转去,和不同的球员聊天,然后为开拓者官网写一 个独特的报道。

  比赛结束后,Holdahl没有像往常一样前往室,而是回到他家楼上一个安静的角落,登录了 Zoom,只能与优素福-努尔基奇、马里奥-海佐尼亚和特里斯托茨交谈总共不到20分钟的时间。

  不仅仅是Holdahl——由于新冠病毒疫情的广泛影响,现在所有报道体育新闻的人都改变了工作(模式)。对于那些专门报道开拓者的人来说,他们比其他人更能近距离地了解球队的日常情况,而他们现在必须面对的情况是,球队远在千里之外。

  在北京时间3月11日对阵菲的比赛后,球队内部许多人相信,有迹象表明,联盟的情况变得不一样了。Travis Demers是开拓者队的电台播音员,他回忆说,他不得不在球场上对特里-斯托茨进行赛前采访,而不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用的还是电视台场边记者Brooke Olzendam几秒钟前用来拍摄比赛现场的吊杆话筒和摄像机。由于球员和教练们被禁止佩戴耳机,传统的离场电台采访被取消。

  Lamar Hurd(开拓者的电视分析师,负责为开拓者的比赛直播和社交频道视频提供比赛分析和解说)还记得那天晚上中场休息时的谈话,围绕金州勇士最近宣布下一场比赛将在没有球迷的情况下进行的事。这时一个令人担忧的想法慢慢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周一万众期待的努尔基奇回归很可能会在没有球迷的场地里上演。

  “那场比赛结束后的夜晚,我离开场馆的时候明白,当我周四晚上再来的时候,可能场馆就没有任何球迷了,”Hurd说,“那就是我当时的心态,想想就觉得很疯狂。”

  球队最近两场常规赛相隔了143天。尽管开拓者现在在国家的另一边,在一个被形容为声音的舞台的球馆里比赛,开拓者广播电台的成员们仍然为了一种不同的比赛日体验,去到球队主场摩达中心。

  在被允许进入体育馆之前,拜访者需要提交一份在线健康检查,并完成一份现场体温读数。建筑内的地板贴有明亮的绿色箭头显示分区,指示人流,而有机玻璃屏障则围起紧凑的工作空间。有些人甚至在场馆地下拥有自己的室,在那里他们可以在没有直播的时候去换衣服和放松一下。

  在过去,Hurd会在热身前到达赛场,和教练跟转播员互动。对阵菲尼克斯时,他和太阳队助理教练史蒂夫-布莱克谈论了他的球队和其个人生活。虽然现在仍然提前几个小时到达,但这些谈话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直接向摩达中心演播室作报告。

  与Hurd不同的是,Demers继续在同一个地点进行电台播出。Demers、Michael Holton和Jay Allen之间都被被分开6英尺,而且每人有三台屏幕可用来工作。一台显示全场的的固定视角,一台显示电视直播画面,另一台是数据统计显示器。在第一场热身赛对阵步行者的比赛中,来自奥兰多的现场录像比电视转播提前了7秒,这让Demers的解说提前于播出的画面持续了大约半分钟。

  “我们会提前听到哨声、球穿过网的声音或者蜂鸣器的声音,在我们能看到那些之前。这让我有点晕头转向,直到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Demers说。

  负责监督广播方面的是电台主管Jeff Curtin。尽管由于冠状病毒,他工作的某些方面发生了变化,但他表示,广播方面的沟通并没有差多少,只是有所变化而已。

  “我们的制片人Dan(Hyatt)仍然通过播音员的耳机与他们交谈,告诉他们接下来会发生的环节和报导,”Curtin 说,“最大的变化可能是,我们不能在现场从队伍那里获取新闻。”

  在经历了数周的不确定性之后,在联盟于奥兰多重新开赛的两周前,直播天才们开始回到他们在 摩达中心的办公室。他们利用这两周重新设计了这个地方,以便于可以从佛罗里达引入多种不同的视频和音频信号。这也使他们能够通过模拟广播为比赛做准备。

  “能有一个排练日,让那些天才们能熟悉他们的工作环境,了解他们将如何转播比赛是有帮助的,”Curtin说,“所以我认为这次排练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这使我们从技术上使工作变得尽然有序、不出差错。”

  像Holdahl这样不一定非得来摩达中心工作的人,已经采取了一种不同的日常生活方式。他每天早上都在家里浏览球员社交媒体的消息,寻找任何可以提供故事背景的信息。他发布的内容取决于当天的Zoom电线点不等。

  “对我来说,我试着每天都完成一篇高质量的内容,”Holdahl说,“我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但这仍然是我的目标。如果这是一篇故事,很好;如果是社交新闻,很好;如果是播客,也很好。不管是什么,我只是每天努力让创作顺利进行。有时候我成功了,有时候不成功。这是一次挑战,但在大多数时间,它进展得相当顺利。”

  作为一个依赖采访素材的人,缺乏采访有时会使工作艰难进行。很多时候,媒体只能接触到一到两名球员和一名教练。每名球员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接受采访,所以媒体人知道该问什么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就要和其他人一样从一样的角度写类似的作品。

  Holdahl引用了最近关于“瘦甜瓜”的故事作为一个完美的例子。在一次Zoom的电话采访中,很多人在中场休息时注意到卡梅罗-安东尼的体重似乎有所下降。在下一次有机会采访时,他几乎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着这位老兵的减重。

  “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与卡梅罗谈话。如果其中五分钟的提问由四条是关于他减重的话,那么基本上在这个时候你就锁定了你必须要做的事情了。”Holdahl 说。

  对于像Demers、Hurd、Holton和Kent这样的播音员来说,主要的困难在于他们要考虑到以前球迷们在家里的观赛体验。由于没有额外的转播角度,有时候比赛被切断时,他们必须在电话连线或分析战术动作之前等待几秒钟。

  在波特兰对阵俄克拉荷马雷霆的热身赛中,Hurd回忆说,当时他艰难地判断出一个快攻阻挡违例。在以前的比赛中,他肯定会几乎笃定地指出对方的违例。相反,现在他必须等上几秒钟才能看到回放,然后才能自信地评论。

  “我不得不看重播,只是为了看到更广阔的球场视野,”Hurd说,“它最后确实是一次清晰的快攻阻挡违例,所以我的假设是正确的。但就像这样的事情,我本可能会更明确地立即知道犯规的发生,但现在我可能需要额外的一两秒钟来做出反应。”

  Demers同样面对着这类问题。但听众没有同样专业的能力观看球队比赛。由于经常依靠听现场的哨声和观察裁判,德默斯现在必须仔细,尽量避免隔空观察而不得不收回对某个犯规的判断。

  “这种事将在一段时间内成为新的常态。我们不知道何时会恢复到过去的样子,或者它是否会恢复,”Demers表示,“谁知道呢。播音员可能再也不会随队旅行了,(远程播报)是我们必须习惯的事情。”

  对Curtin来说,新常态的困难在于缺乏对广播的控制。习惯了亲自操作广播调音,他现在只能受联盟在奥兰多组建的广播团队的支配。他只能得到一个全世界最纯粹的转播信号(没有经过图表整理或播音员播报),还有一个在复赛园区里工作的摄像师同事。

  “我们上一场比赛(对阵波士顿)时,当地的制片人和导演在现场给我们转播的是电视墙上的保罗-皮尔斯,我们不知道他们在谈论这件事,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谈论这件事,” Curtin说,“这让我们的转播感觉有点脱节,因为Jordan和Lamar谈论的不是保罗-皮尔斯,而是我们球队的故事。”

  工作了一天之后,许多人并不关心这些小矛盾。那些为开拓者报道球队的人都是职业的,而且他们的工作都完成得很好。他们都为篮球的回归而兴奋,而且承认他们很幸运能够着手篮球报道方面的工作,即使以上这些看起来和过去大不相同。

  “人们听收音机或者看电视上Jordan和Lamar解说,他们不在乎我们不在现场,” Demers说,“他们不在乎我们必须应对的挑战。它不应该影响播出效果。家里的球迷不应该注意到我们不在那里,也不应该让他们注意到这个事实。是的,我们都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但我们仍然必须以同样的方式完成工作,最终播出的节目也必须和以前一样。”

  “下一个问题是: ‘下个赛季会是什么样子?” Hurd说,“如果NBA能够恰当地完成这个赛季,那么下个赛季会长期在复赛园区举行吗?如果你问我,我觉得我会在2021年的1月和2月随队旅行吗?我不知道。”



本类导航

本类推荐